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劳务派遣临近 数千万派遣劳力何去何从行业新闻

 我现在十分头痛,公司5万名员工如何安排。”面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付俊有点为难地表示,7月1日,即将实施的《劳动合同法》对其公司来说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“我们是上海最大的劳务派遣公司之一,我估计,全国的劳务派遣劳力,远远超过5000万,估计有近1亿。”

付俊有着一堆的抬头:上海英科玛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、上海豪格玛劳务派遣有限公司总经理、上海市闵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业指导及就业安置科科长、上海市闵行区华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会副主席、欧纳科实业发展(上海)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。上述抬头的背后,几乎都与人力资源有关。

1亿人的去留如何解决

“上海大众是我的重要客户之一,但还不是最多的,我们在大众有数千名派出劳力,《劳动法》的实施,无论对于我们公司,还是大众公司来说,都将是个问题。”付俊透露,他负责每年给上海大众招募劳力,这些劳力的工资大约在4000元-5000元,与上海大众的其他员工工资一样,属于同工同酬性质,公司负责培训、代发工资,缴纳税费,根据每个工人业务完成情况,每人每月收取250-300元的管理费。

根据修改后的《劳动法》,派遣劳力的时间长度不能超过6个月,因为《劳动法》所提到的劳务派遣适用岗位,一般是限定在临时性、辅助性以及可替代性岗位。上海大众有两个选择,一是将上海豪格玛劳务派遣有限公司派出劳力转为有编制的合同工,这意味着,其突然将多出一大堆正式员工,人力资源费用成本将大幅度增加。二是,将一些简单的产品外包,从而减少人力成本。对付俊来说,如果把5万名员工都留下并不现实,因为他缺少能吸收5万名员工的巨大的实业工厂。

然而,至于如何界定临时性、辅助性以及可替代性,《劳动法》并没有明确说明,由此也产生了较大的争议。

除了上海大众,包括肯德基、华硕、三星等众多知名企业都是付俊的客户。据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了解,近年来,以劳务派遣为主的“临时工”在中国各地迅猛增加。一项调查显示,全国被派遣劳动者人数2011年达到约3700万人,占到国内职工总数的13.1%。

付俊表示,近年来,由于操作不规范,劳务派遣在中西部地区较泛滥,但长三角、珠三角等沿海发达地区还是比较规范的,不能一棒子打死。新的《劳动法》将带来的后果是,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,一方面推高企业用工成本,降低企业竞争力;二是促使企业裁员,或者不再招募新员工,这将进一步影响就业。

“今年的就业形势比较差,找到工作的不多,不过一些考研的同学还不错,都考得比较好,还有就是想办法出国的。”上海一名校学生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今年同学都在为找工作发愁。

转型走外包

“其实,《劳动法》的实施对我们公司的影响算小的,对其他公司来说,可能影响更大。”付俊透露,因为其成立了外包公司,能吸收不少劳动力。付俊透露,由于其公司运作规范,得到了许多大客户的信赖,一些客户纷纷将一些外包业务转交其公司来做。

“豪格玛碰到的问题具有典型意义。”东南大学法学院律师张马林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《劳动法》的本意是促进公平与公正,促进同工同酬的实现,从这方面看将具有积极意义,但现在的问题是,中国经济已达到实施新法的发展阶段,尚需要检验。

张马林表示,从短期来看,中国的劳务派遣人员还不会大幅减少。中国劳动力成本近年来增长较快,目前中国外贸出口、投资增速明显下降,工业品价格持续下跌,企业普遍面临经营压力。在此情况下实施《劳动法》无论对用工企业,还是劳务派遣公司来说,都有着不小的压力,也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。

我们在进一步扩大外包业务的同时,也会尝试工业地产等领域。”付俊透露,他已在上海的郊区拿了地,还准备在其他地区拿地,盖工业厂房,然后租给其他公司用,除此之外,付俊还成立了豪格玛投资公司,业务将拓展到股票、银行(行情 专区)理财、基金、房地产(行情 专区)、外汇等多元化的理财方式。“希望在围绕主营业务的基础上,实现转型,打造一个比较系统的价值链条。”付俊透露,未来豪格玛集团将会集劳务派遣、劳务外包、餐饮、运输、房地产、投资理财为一体,以实现转型升级。